大连70岁“票友”导演被爱奇艺看上了

来源:本站 浏览

小编:  他是一家百人规模的知识产权服务公司董事长,是国家知识产权库专家,是两所著名院校的客座教授,也是多家协会、商会的理事、副会长

  他是一家百人规模的知识产权服务公司董事长,是国家知识产权库专家,是两所著名院校的客座教授,也是多家协会、商会的理事、副会长。除了名片上的这些名头,他的身份还包括前大学教授、高级工程师、高校研究院院长以及出版过诗集的诗人。

  虚岁70的李洪福,自编自导了一部校园纯爱题材的网络大电影,担纲出品人、制片人、发行人。

  《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》电影中,毕业之际,男主角为了摆脱贫穷,不惜牺牲爱情换取远大前程。

  这个情节让李洪福颇为愤慨:“校园里的爱情怎么能是这样宣传的呢?我熟悉校园生活,青年人的生活应该是积极向上充满正能量的。”

  拍部正能量校园爱情电影的念头就此萌生,李洪福按照自己理想中的样子勾勒出一幅校园生活全景图,经过18版的修改最终完成了剧本创作。

  男女主角的定情信物是两张面包卡,李洪福拖动鼠标,着重展示这处剧情:“校园里的爱情是纯净美好的,没那么物质性。”

  既是美好的青春又是濛濛的情愫,片名《青春濛濛》由此而来。毕业时,男女主角同样面临分手的命运。不同的是,他们分手是为了追寻各自的理想:一位要去偏远地区支教,一位要去南方发展铁路事业。

  故事并不复杂,但对于70岁初次做导演的李洪福来说,全是硬仗。第一次听说李洪福要拍电影时,参演演员之一也是下属的李步丹觉得“只当是一时的玩笑”。3个月后,电影开拍,李步丹回忆说:“当我踏入剧组,看到董事长在给演员说戏,跟大家一样在露天道边吃盒饭,剧组上上下下有条不紊时,我彻彻底底地服了。”

  从编剧构思到新片发布,李洪福和团队用了近一年的时间。今年夏天,大连遭遇多年一遇的高温蒸煮模式。在大家排队安空调时,李洪福带着一行人穿梭在交大、星海、旅顺各个取景地。

  “拍宿舍里那场夜戏时,李导跟到凌晨一两点。他太不容易了,每天都满头大汗的,我都不知道自己到了这个年纪能不能像他这么拼。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的女主角常雪告诉记者。

  这些困难在李洪福眼中不足为记,他说:“拍了之后才知道难!难!难!但已经上了这艘‘贼’船,就要走下去。”目前,《青春濛濛》正在与爱奇艺平台签订合约中,近日将登陆网络荧屏。这结果让李洪福感到“一切都值”。

  他一口气写了两首主题歌——《校园里的青春》《我心飞翔》,这些歌曲和电影一样,每一个音符都散发着昂扬向上的正能量。

  “现在年轻人中普遍流行丧文化,您会担心过于正能量的东西不被学生接受吗?”记者问李洪福。

  “那更需要用正能量的东西去引导。你给他展示这些美好的东西,他才愿意去追寻。”

  正能量是李洪福口中的高频词汇,他的口头禅是“我们面前无困难,困难面前有我们。”

  “人生得意须尽欢嘛”,停了几秒钟,李洪福补充道:“我这么说也可能是因为我一直挺顺的。”

  出生于1949年的李洪福,1975年从大连铁道学院(今大连交通大学)毕业,留校任教。他先后在国内一、二类杂志发表了20多篇论文外加两篇国际论文,一路凯歌,在42岁时,从铁道学院机械工程研究所工程师做到了副所长兼书记。

  若不是一次意外机缘,李洪福也许会一直走下去。1985年,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》正式实施,李洪福被委派到北京学习。接触专利法以后,李洪福意识到专利制度在未来社会经济发展中将起到重要作用。此后,他潜心研究法律法规,通过学习考试不久便成为一名专利代理人。

  1995年,奔向知天命之年的李洪福转动方向盘,亲手切换了人生轨迹。他离开学校,组建“大连东方专利事务所”,从学者变身为商人。

  “那可是机关事业单位,在那个年代!”李洪福回忆到这里时不自觉地加重了语气。

  在商海中,李洪福继续“顺”,公司逐渐发展为大连地区第一家涉外专利代理机构,辽宁省代理机构先进单位……规模也从几个人发展为上百人。至今,他仍然坐在公司董事长的交椅上。

  “那也是一种幸福。我没觉得自己很老,除了儿孙绕膝之福还得有点别的追求。”他喜欢保持一种斗志昂扬的心态,这种昂扬不是声嘶力竭,而是汩汩流水式的。

  “人就是要做事情,至于结果那是后话。”李洪福不怕辛苦就怕闲着,实在没事儿做就写写诗。

  “知青下乡”年代,刚满20岁的李洪福望着山坡上的绿草茵茵,一边放着牛,一边信口咏诵:“斑斓脆野映碧空……”当时,他在公社主编一份内部刊物,一些诗词就刊登在这份小报上。李洪福对诗词的喜爱从少年时就有了迹象,“当时能熟练背诵几百首唐诗宋词和散文”。他在散文里写道:“少年时代,笔尖所染,不是李白的江山就是王维的田园。”至今,李洪福仍然能全篇背诵毛主席的大多数诗词。

  李洪福不太好意思说自己是个诗人,只说“爱写东西,散文和诗都写”。但记者读了他的诗,体会到了句子中所传达出的宁静,这份宁静正是他高度自洽的人生所体现出的通透。

  在他身上,诗人的不拘与商人的精明各自相安。一方面,他自掏腰包揽下了《青春濛濛》的近100万元的制作费,“我爱人说我拿钱‘做大冤’。”李洪福边笑边接着说:“就当玩儿了呗,最起码我学而知之了。”另一方面,为了节省布景的钱,在拍寝室戏时,他灵机一动找到了收废品的,赶上毕业季,书、玩具、水杯……应有尽有。“3天用完还给他,总共花了300块钱。”李洪福不无得意地笑了。

  如今,70岁的李洪福依然写诗,风景人情都能触发他的感慨。导演要接着做,生意也不会停。对于他来说,生命的衰老与年龄无关,真正让人变老的是原地踏步。

当前网址:http://www.020zx.wang/tiyu/2019-07-05/146332.html

免责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与广州资讯网无关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你可能喜欢的: